图片 2

中国孩子鱼贯而入,夏令营产业

  原标题:夏令营产业“大爆炸”:这究竟是生意还是教育?

原标题:中国潜在国际游学群体已达600万量级 从业者:亟待建立行业规范

图片 1

  原标题:记者调查:是游还是学——英国游学火爆现象调查

原标题:中小学生暑期“游学”热背后的“花头经”与“冤大头”

  夏令营,这一古老而充满旧时代梦幻色彩的事物,近几年在中国大地上以焕然一新的面目出现,成为那些时尚而焦虑的中产阶级父母们最新追逐的资源。有人估算,这个眼下每年只有两三百亿的市场,将在未来5~10年内,暴增至4000亿元。

出国游学能获得什么?与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有什么不同?国内的游学产品和服务怎么样?如何保障出国游学的质量?带着人们关心的一系列问题,《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进行了深入调研。

开展营地教育,师资很重要。(图/游米田园营地提供)

  (新华社伦敦8月15日电)暑期海外游学正热,但怎么游,学什么,可能是多数中国家长和学生正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哈佛,中国孩子摩肩接踵;剑桥,中国孩子成群结队;牛津,中国孩子鱼贯而入;悉尼大剧院,满眼望去台阶上几乎也都是中国孩子……暑假来临,不少中国孩子又踏上了游学之路。近些年,中小学生出国“游学热”不断升温,而假期游的坑也不少。

图片 2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游学的意义

营地教育知多D

  在游学概念起源地之一的英国,游学市场经过几十年发展,已经形成成熟的监管和运作体系,游学产品丰富多元,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国际学生参加。

游学热:一年火过一年

  常杰雅小时候参加过好几次夏令营。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1995年,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她入选了《中国少年报》组织的“小小收藏家”夏令营。在南戴河,来自内蒙古包头的她,与一名北京人大附小的学生投缘成了好朋友,两人后来多年保持着通信。她那位朋友的父亲是人大老师,母亲是北理工老师,常杰雅便常常接到带有“中国人民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字样的信纸和信封。在高考前夕,她还收到了对方寄来的人大与北理工的招生简章,这对她产生了直接影响——常杰雅后来真的考上了人大。

最近刚带队从埃及游学归国的张鹏是京城一所教育咨询机构负责人,他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除了在众多博物馆里参观学习之外,我们还会在尼罗河的游轮上开设三到四次小课堂,结合看过的文物和文化遗产点,分主题给孩子们讲述古埃及文明的不同方面,同时还会带家长和孩子们到埃及人家里做客,亲身感受他们的生活。以往的活动里,还会走进学校和当地学生交流,组织各种动手参与的体验活动。我们希望让孩子在行走中开阔眼界,进而开阔心胸,获得不同于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收获。”张鹏说。

暑期已经正式开启,一部分早已做好打算送孩子去国外夏令营和游学的,也陆续准备出发。记者发现,这个暑期,把孩子送到国内的各种营地参加主题鲜明的夏令营成为家长的新选择。

  近日,记者来到剑桥大学这个游学团必到之地,在国王学院知名“景点”徐志摩诗碑前停留不到十分钟,便遇到3拨中国游学团。

“华东篇——跟着课本去旅行”,去结识不一样的少年鲁迅,去看看叶圣陶笔下的苏州园林等等;“西安游学记”包括游西安交通大学,穿红军服,唱陕北歌,品“忆苦思甜饭”……

  一个夏天就影响了人生的方向,这是偶然参加的一次夏令营带给常杰雅的意外收获。如今,中国的父母们正将这种偶然与意外变成计划和希冀。每年一放暑假,北上广那些中产家庭以上的孩子们就要离开父母满世界忙活起来:他们中有的人,要飞到美国某个百年老牌营地,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一起游泳、划船、秀英语;有的则会组个团,飞往欧洲某个文明古城,做一番实地考察;留在国内的,有人在千岛湖修葺一新的美式营地里进行着团队拓展训练,或是在西双版纳穿越原始森林。即使是对此事最不走心的父母,也起码要让孩子和小伙伴们去一趟北京或上海的郊区,捉捉萤火虫,仰望一下没有被城市灯光干扰的朗朗星空。

已经考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李兆晟,在分享何以敲开名校大门的经验时说:“我喜欢瞎溜达,我在大学申请文书里写得最多的,就是关于自己去世界各地游学、旅行的事情,正因为这样的经历,我的眼界和视野得到了拓展。”

随着这两年国内营地教育的蓬勃发展,一批以营地教育为特色的国内暑期夏令营因时间灵活(通常在几天到14天之间),距离不远,费用相比出国便宜,加上课程设置兼顾了“学习和游玩”,受到不少家长的追捧。记者在采访国内营地教育相关人士时了解到,虽然国内营地教育发展快、需求大,但因为营地教育是舶来品,目前在国内仍处于发展初期,许多家长在选择时有不少困惑。

  其中一个游学团是来自成都的“亲子团”。据团里一位妈妈介绍,游学大部分活动是孩子和家长一起参加。孩子每人5万元人民币,家长4万元。上周在伦敦上课时老师用中文给孩子讲英国历史文化,这周则是一起到伦敦周边城市游玩。

临近暑假,沈阳市民张女士的朋友圈都被各种“游学”“研学”刷屏。张女士告诉记者:“从孩子上小学开始,每年寒暑假我都带孩子出门旅游,多半都是去一些国内的风景名胜。”但这两年张女士发现,身边各种“游学团”占据主流。

  夏令营,这一古老而充满旧时代梦幻色彩的事物,近几年在中国大地上以焕然一新的面目出现,成为那些时尚而焦虑的中产阶级父母们最新追逐的资源。“为什么要让孩子参加夏令营”“如何成功申请美国顶级夏令营”“怎样选夏令营才放心”之类的公号帖在育儿群颇受欢迎,一些热门高端夏令营产品报名火爆,甚至需要抢位才能参加。有人估算,这个眼下每年只有两三百亿的市场,将在未来5~10年内,暴增至4000亿元。

游学之说古已有之。《史记·春申列传》中的“游学博闻”,意为“游”能增长见识,拓宽视野。《礼记》有云,“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亦表明游是学的重要手段。“在世界各国、各民族文明中,游学其实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教育方式。”一家知名游学机构负责人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道。

记者了解到,由于日期相对灵活,又不需要办理签证,一些类似的国内夏令营在暑期仍可以报名,有需求有困惑的家长们,很有必要详细了解一下。

  另外一拨游学团则没有家长,孩子们背着统一的背包。领队老师告诉记者,孩子们抵达伦敦的营地学校后先测试英文成绩,按语言水平分班,然后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一起学习、生活,到了周末才安排到剑桥大学等地参观。

“近年来,游学确实越来越热,每年游学都有新变化。”长期研究和运营游学项目的上海瑞游商务副总经理柴运光告诉记者,许多原本不太接受假期花几万元出国游学的三四线城市家长,如今绝大多数都让孩子参加过几次游学,目的地也从最初的日本、新加坡等亚洲国家,扩展到更远的英国、美国和澳洲。

  在从业人员的口中,“夏令营”这一叫法如今已经过气,更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称呼是“营地教育”。但实际上,营地教育侧重于营地,并不能概括这一行业的所有类型,而“夏令营”这个古老的定位似乎才更加精准。多年以来,尽管“夏令营”这三个字不曾改变,但它的内涵、性质、规模与普及程度,已经在最近几年里发生了质的转变。

进入现代社会,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欧美国家最先兴起了一种国际性跨文化体验式教育模式,比如美国的夏令营。其他国家和地区受其影响也逐渐发展起了本国的游学,比如日本的“修学旅行”,本质上都是游学。

市场情报:需求大 选择日益丰富

  不难看出,这些中国游学团质量良莠不齐。“含金量”高的团有国际化的学习环境和课程安排;“含金量”低的由不具备教育资质的旅行社组织,名为游学,实则只游无学。

“2012年,我去舟山了解过,当地学校基本不敢组织这类活动,学生和家长也没有太多信息来源。最近两年我跟当地的亲戚了解,学校已经组织过去美国游学的学生团了,越来越多有消费能力的家庭愿意让孩子出去开阔眼界,接触不同的多元社会。”

  野蛮生长

我们目前常讲的游学,在2014年教育部印发的《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试行)》中被表述为“研学旅行”,出境游学被表述为“境外研学旅行”。

今年暑期,国内夏令营比往年更加火爆,相比起需要提前很长时间报名的国外夏令营,国内夏令营有时间灵活、距离近、价格相对国外便宜等特点,还有更多的营期可以选择,几乎贯穿了整个暑假,这也让家长们在安排暑期行程时不需要太过于迁就夏令营的时间,只要在合适的时段去参加即可。记者发现,这些甚是抢手的夏令营基本上都是以一个固定的营地为活动空间,孩子们的吃、住、行、活动、课程都在同一个营地里完成,一般夏令营的营期是一到两周,也有的是5~7天。

  在伦敦从事多年教育留学中介工作的王峻说,目前,前往英国的中国游学团大多由中国学校或文化中介机构组织,再与英国的教育或商业机构对接,有的结合了英国本土游学项目的形式,有的则只学到了一些皮毛。

“一周学校营地+一周旅游”“义工志愿者活动”“海外名校的暑校”“户外徒步”……一些家长告诉记者,现在的游学形式更加多样化,订制化越来越受到推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