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民李先生接到幼儿园的电话,也没有提供幼儿园收取赞助费的票据

  南京市物价局工作人员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颇显无奈:他们曾试图说服一些交了赞助费的家长提供证据,可家长怕连累孩子,都不愿意提供证据。这也让赞助费的“举证”陷入“两难”。“现在,我们能靠的主要还是自己找证据,目前幼儿园赞助费的查处已进入证据排查阶段,但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石小磊)

  那么,今年针对这些问题,物价局能拿出新的手段来吗?刘国宝对记者说,其实最近他们也接到了不少举报,但家长都是匿名举报的,家长不希望影响孩子的教育,所以指望他们来举报希望渺茫。为此,物价局正在从别的方向突破,“家长不举报,我们就主动出击,直接去查幼儿园的银行账户,对幼儿园在招生这段时间的银行资金往来逐一核查,寻找新的线索和突破口,等调查取证后再审议下一步的举措。”

  部门回应

  “入园贵”、“入园难”主要是因为市场上的公办园数量太少。据了解,南京市(包括江宁区、浦口区、六合区、溧水县和高淳县)共有幼儿园444所。民办幼儿园有171所,公办273所,其中属于教育系统办学的仅有89所。公办园的数量这么少,而民办园又是靠市场调控决定收费,怎么可能实现“一费制”呢?不少家长表示不解。

  ■疑问①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听说要查收费 通知家长“别来交钱”

  记者将情况反映给南京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将这些家长投诉的幼儿园记录在案,接下来肯定都会查。目前,物价局已联合教育、财政等部门,按照已部署好的进程一步步进行。据了解,对幼儿园赞助费年年都查,但由于家长有顾虑,往往不愿站出来举报,因此从家长这方面寻找证据会比较被动。今年,物价局将从每个幼儿园的账户着手,看到底有哪些钱汇入,通过汇来的款项进行溯源追查,寻找线索。

  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就最近媒体广泛报道“三年内公私幼儿园同价”表示,“一费制”的说法之所以引起热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种提法容易产生误解。在国务院文件当中,发展学前教育,解决入园难,首先是要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同时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重点是发展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虽然政府部门三令五申要求禁止严禁收取与幼儿入园挂钩的赞助费、支教费,但很多家长一边喊着不情愿,一边争着抢着给孩子交“赞助费”。“政府部门要求家长去举报,这怎么可能呢?哪个家长不想孩子进好的幼儿园,哪怕是多交钱。而且去举报别人哪有证据呢?政府部门从何查起呢?”一位学生家长愤怒地说。对此,不少家长认为,政府部门要加大力度关注监管公办幼儿园的隐性收费,真正建设普惠性幼儿园。

  幼儿园赞助费屡禁不止,昨天下午南京的一位家长杨先生带着一段视频到市物价局“实名举报”幼儿园收赞助费。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在一些单位办的幼儿园中,有的办学质量较高,也成为热点园,同样也要收赞助费。而在单位办园中,也出现了收1.5万甚至高达3万元赞助费的幼儿园。

  近年来,“入园贵”、“入园难”等字眼频繁见诸报端,越来越多的市民抱怨“孩子上不起幼儿园”。在前不久的全省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现场推进会上,政府部门提出要逐步实现学前教育收费“一费制”,政府出钱买服务,对民办幼儿园进行补贴,适当降低收费标准,这让很多幼儿园、学前儿童家庭看到了“希望”。但是,也有不少家长对“一费制”充满
视频:解读幼儿园为何能在孩子身上频挖商机
媒体来源:东方卫视

  对于家长而言,他们最关心的是以后孩子上幼儿园费用是涨了还是降了,上幼儿园是容易了还是更难了,不少家长对“缴费大致相当”产生了疑惑。“这就意味着不是公办园涨价,就是民办园降价,那么民办园按成本核算下来的费用,和公办园收费之间出现的差额,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虽然政府部门表示通过政府资助让民办园降低收费,万一政府补贴不到位,民办园费用降不下来,又要实现公私同价,那公办园收费会不会向民办园靠拢呢?”一位网名为“昨夜长风”的家长在网上发帖说。

  今年5月份,杨先生来到建邺区一家幼儿园咨询入园政策。园方表示,幼儿园正在装修,还准备新购买一批玩具,都需要社会上的资助,“不靠大家,我们周转也不是那么方便的。”杨先生想,赞助费不是违规的吗?于是就没有允诺交赞助费,回家等消息去了。这一等就是好几天,6月初,杨先生的母亲再次去幼儿园打听孩子上学的事情,却被园方告知不能录取他家的孩子。杨先生一气之下带着手机悄悄去幼儿园录下了视频。视频里,记者看到,幼儿园的老师有这样一段表述:“我们是不收赞助费的,但我们也需要各界的帮助,反正家长都是自愿的。”

  记者了解到,根据有关线索,物价局曾进行过检查,但却发现遇到的票据都是以企业或者机构的名义进行捐资助学的情况,而且捐资助学的入账不是幼儿园而是教育主管部门。这些客观存在的情况都让查处陷入困境。

  也有的家长希望将赞助费的所谓“缓交”变为“禁收”,真正让幼儿园收费透明起来,“都说这一轮物价局检查特别严,我们真心希望能在今年把这个困扰了南京市家长们多少年的老问题解决掉!”

  在实际收费中,多数幼儿园的收费都在标准基础上往上浮动了20%,公办园最高收费达到了720元。民办园的收费普遍高于公办园,天价幼儿园要10万多一年,价格低的也要每月1000元左右。“收费悬殊怎么调和?政府部门还是先给出具体方案吧,光嘴上说肯定是不行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不少西方发达国家如德国、美国,已经把学前教育视为民族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纷纷制定详细的教育大纲、标准,政府也编列了学前教育的发展规划。英国已启动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工作,日本也开始着手推动学前教育免费化的进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幼儿园避风头

  昨天还有读者反映,自己孩子要上的幼儿园是所集体性质的公办园,硬件条件比一般教育系统办的公办园要差一些,但赞助费要交8000元。他已经交了这钱,拿到的收据盖的章竟是一家广告公司,收据的内容是货款。家长表示,原本公办园实行“一费制”,每月保育教育费和伙食费加起来收费不到千元,家长的负担相对轻一些,但这样七七八八一收,工薪家庭哪里吃得消。记者与这家幼儿园取得联系,但园长未接受采访,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收赞助费的事。

  园长们不看好“一费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学者认为,相比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学前教育的问题更为复杂,由谁来管理,由谁来出资,由何种方式来实施没有明晰之前,各种提法最终会导致互相推诿。

  带着这段视频,杨先生于昨天下午来到南京市物价局举报。在仔细观看了杨先生带来的视频后,市物价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段视频并不能作为幼儿园收取赞助的有用证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杨先生并没有实际交赞助费,也没有提供幼儿园收取赞助费的票据,这就无法在法律上形成有效的证据。不过,杨先生的这段视频可以说的确为物价部门提供了线索,下面他们将重点对杨先生投诉举报的这家幼儿园进行监督检查。

  赞助费是个要综合治理的问题

  因何收“费”

播放视频

  在全国学前教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务委员刘延东提出:“对城乡幼儿园给予多种形式的扶持和资助,引导其提供普惠性服务,让群众可以在缴费大致相当的情况下自由选择公办园或民办园。”这就意味着,在发展公办幼儿园的同时,民办幼儿园也将从政府等各方面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公办园与民办园有望实现“同价”。

  刚刚交了赞助费的刘女士对记者说:“现在好的幼儿园这么难上,现在只要给上,捧着钱要交的家长多了去了。多交这笔钱谁愿意啊?但是要让家长去举报幼儿园又不太可能。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幼儿园知道是我举报的,孩子还要不要上学了?”

  市民陈女士(化姓)昨天致电快报96060称,自家孩子今年上小班,当时的目标就“锁定”鼓楼区一家颇有名气的公办幼儿园。好不容易通过一名“介绍人”的关系,朱女士见到了幼儿园一个负责人。她记得当时那个负责人说话很直接,开门见山就问“你们愿不愿意交?”

  “目前仍然有不少公办园收取‘赞助费’弥补教育投入的不足,政府部门一方面应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另一方面应该设立严格的监督程序,彻底刹住收‘赞助费’之风。”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来源:东方卫视

  对于一些赞助费打入了教育主管部门的账户,刘国宝说这并不奇怪。因为从公办园的性质上看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教育局直办的,所以幼儿园用的就是教育局的账号,还有的是区政府直办的,有的是街道办的,也有是国有集体办的,正因为如此,也使赞助费的收取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刘国宝说,从目前总体情况看,收取与入园相挂钩的赞助费的主要还是公办园,所以他们会重点检查公办园在招生阶段银行账户往来资金的情况,先查公办园再查民办园。

  记者调查

  “目前,幼儿园开设了形形色色的培训班,但哪些适合孩子,哪些又是没有必要的,很多家长都不清楚。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家长被动地接受幼儿园叫价,送孩子去学一些实际上并不科学的幼教项目。另一方面,幼儿园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也不得不迎合家长的心理,去开设一些可能并不需要的特色幼教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要想实行‘一费制’,必须严格规范这类幼儿园,打造真正适合孩子成长的幼儿园。”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他表示,为什么公办幼儿园要收取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这是有深层次原因的。公办园是公益事业,应该有财政拨款的保障,而在这方面政府部门往往做得有欠缺,公办园经费紧张也是客观事实。前些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都实行了绩效工资,但幼儿园还没有,幼儿园的老师也希望工资收入像其他老师一样。各种方面的原因都造成了收取赞助费已经成为公办园的经费主要来源之一。所以说,尽管从物价局的角度而言,就是做好检查查处工作,但从更高层面讲,幼儿园收赞助费是个需要综合治理的问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记者
石小磊)

  针对家长们的担忧,主管部门表示,全市幼儿园相关检查计划已部署完毕,将分步骤进行检查。家长向快报投诉的这些幼儿园,也已被主管部门记录在案。

了疑虑,“一费制”究竟能不能实现呢?公办幼儿园会不会如市民所担忧的、向民办园的高收费靠拢?

  ■专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