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移民部长Iain,新西兰移民部长Iain

  技术工作签证调整的方向是,将移民的技能和新西兰需要的技能相匹配。另外,还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解决移民被剥削问题。确保在薪资层面和工作门槛层面上,技术工作签证不会拉低新西兰的工作标准。

父母团聚移民:需要进行多方平衡

国家党移民政策发言人、前移民部长Michael
Woodhouse表示,新政策实施后会让年度GDP至少流失2亿,甚至可能更多。

Lees-Galloway称预计该新政会将留学生数量减少1200-6000。

  另外,Lees-Galloway还明确表示,目前技术移民和技术工签所才参照的ANZSCO澳新职业列表清单存在不合理之处,一些职位并不在技能水平上。

Lees-Galloway:我们会评估留学生的学习和工作权利,但我需要确保这些政策起到了良好的作用。我们承认,留学生学习期间的工作权利是必要的,因此我们需要确保目前的政策不会造成留学生被剥削。

Iain
Lees-Galloway认为,取消雇主支持毕业后工签理由充分,因为这种签证让移民工人极易受到雇主剥削。

就读的级别更高(比如之前就读5级大专,现在就读7级本科),且

  原标题:新西兰移民部长:部分签证类别将出现政策改变

对于移民局推出这一政策改变,大家心理应该早有底了,毕竟Lees-Galloway部长在去年刚刚上任时就明确表示,接下来他要处理的优先事项有两个:解决移民剥削问题,包括移民在工作中被剥削的问题,以及留学生被剥削的现状;确保“合适的移民,拥有被需要的技能,在合适的地方工作。

政府拟推行的新政策大约会对1000名国际留学生产生影响,因为只有半数来新西兰求学的留学生会踏入本地职场。

有可能。如果“重新回去上学”所学的项目(study programme)符合:

  技术移民政策:移民局已经着手审查

就父母团聚移民政策而言,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需要进行多方平衡才能做出的决定。一方面,该政策能够给新西兰带来实质的益处,但另一方面,我们担心这些父母不会被其子女很好地供养。这不仅会让这些父母处于被动的境地,同时也会让新西兰的纳税人为其买单。我们希望能够推出一套系统,保证该类政策的正直性。

在Iain
Lees-Galloway看来,拟推行的新政策会对12000到16000人产生影响,但是,因为国际留学生将选择更高级别、学费更贵的大学课程,所以“对财政方面的影响微乎其微”。

解读最后,Horace
XU也提醒大家:“我们提请广大留学生朋友和考虑入读的朋友注意,目前移民局所释出的几份文件,都是在移民局网站的“News
and
Notifications/新闻与通知”板块下。换言之,这些都是给媒体和公众的“媒体吹风会”级的信息。因此,最终定稿的信息,应该以之后移民局的“Operational
Policy Team执行政策组”所放出的“Amendment Circular修正通告”为准。”

  Lees-Galloway:是的,绝对会有重大改变。我们会对所有临时签证进行核心评估,包括技术工作签证。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技术工作签证会出现诸多政策调整。

不过,留学生毕业后的工作权利是我们的优先处理事项,因为这不仅这对新西兰人有很大影响,还影响了留学生通往移民的途径。

根据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移民人数创下了72400人的最高纪录;到今年3月为止,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了68000人。

就读的是本科,或研究生(postgraduate),且

  记者:那么技术移民政策会有调整吗?

记者:父母团聚移民有可能在接下来几年内被重启吗?

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有24000名国际学生入境新西兰,移民局总共签发了7262份雇主支持的毕业后工签,批准了12474份毕业后open工签。

3年Open工签是否影响EOI算分,影响PR申请?

  记者:那么近期内,移民局会对留学生工作期间的权利做出调整吗?

8月8日,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宣布了国际留学生毕业后工作权利重大调整,这一政策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ANZ经济学家Miles
Workman认为,如果来新西兰求学的国际学生人数减少,造成教育机构利润下降,消费者支出也随之降低,就会给国民经济带来损失。

就读的课程/项目的总时长不少于30周

  不幸的是,目前新西兰移民局不会对ANZSCO进行全面审核,这是澳大利亚的问题。不过,我们会对一些具体的职位进行审查,因为这已经对移民体系造成了问题。

记者:就技术工签而言,会出现政策调整吗?

教育是新西兰第四大出口收入来源行业。(Phoebe/编译)

目前持有明年到期的open工签,新政策之后可以申请延续两年的open工签吗?

  因此,8月的留学生新政开放3年open工签并取消雇主担保工签,即是兑现承诺之一了。

技术工签调整的工作量会非常大,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届时移民局会进行公众咨询,让大家提出意见和建议。我希望在今年年末推出技术工作签证调整的咨询案。

新政策规定,7级以下的non-degree学历学生必须至少完成2年学业才有资格申请毕业后工签。

其次,对于担保配偶签证的变化,仅限于Level 8 课程,对于就读Level
7、9、10课程的朋友们,担保配偶工签要求不变。

  8月8日,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宣布了国际留学生毕业后工作权利重大调整,这一政策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不再有削减移民的指标

两周前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就拟推行的新政策公开征求意见。相关政策变化包括取消雇主支持的毕业后工签,这意味着国际留学生结束学业后再申请作为移民工人留在新西兰工作,就不需要公司提供支持了。

3.如果你的配偶有未成年子女,他们就能享受免费的小学和中学教育。相应的,在其父母工作签证有效期内,未成年子女能够申请到学生签证且享受的与新西兰本地孩子一视同仁的小学和中学免费教育。

  记者:就技术工签而言,会出现政策调整吗?

因此,8月的留学生新政开放3年open工签并取消雇主担保工签,即是兑现承诺之一了。

中国侨网6月13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编译报道,日前,新西兰移民局宣布将对国际留学生毕业后获得工作签证的相关政策进行调整。经济学家表示,针对国际学生的签证政策变化可能让经济蒙受1亿新西兰元的损失。

1.Post-study work
visa持有者能够担保配偶申请工签,只要他们满足移民局对配偶关系申请的要求;

  Lees-Galloway:是的。就居民签证而言,移民局已经在重审该政策的设定,这项工作刚刚展开。我还不能告诉你移民局在该领域的走向,但我可以说的是,技术移民政策调整参考的依据依然是该政策能够良好运作,且符合新西兰的需求。

我们希望这些政策能够得到改善,同时我承诺,所有政策改变之前都会推出公共咨询。我们希望看到企业、移民以及普通的新西兰人的反馈,以便我们制定出正确的政策。

在他看来,国际留学生逗留期间,平均每年要缴纳16000新西兰元的学费,每周可以打工20个小时,还会有商品和服务方面的消费。基于政府的移民和支出数据,以及教育行业的事实证据进行预测,结论是政策变化给海外留学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或许会让损失超过1亿新西兰元。

“新政为留学生提供了通往移民的道路,这是一条基于技能的路,基于新西兰所需能力的路。”
Lees-Galloway强调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