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苏祥林、王帅、王聪(从左至右)装束整齐开始营业,长沙河西高校区

以堕落街之名

关于西大门被封的原因,现在流传着很多说法。有些华工的老校友说,是因为西门太乱,学校怕影响学生学习,封掉了大门;也有一种传言,说西大门外过去是村庄,为防止闲杂人等混入学校,才加上这样层屏障……然而,西大门究竟缘何被封?带着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负责基建的后勤集团。

投入大,回报率低,租金上涨很无奈

(三人相互看了看)苏祥林:毕业还有两年多,再看发展,好的话,可以继续干这个……年轻时应该多吃些苦、多经历些,有些人观念转不过来,觉得读书人做这个不体面……

记者团 白晶陈敏 摄影报道

据记者了解,西门当时被封遭到很多学生和店主的反对,店主普遍害怕自己的生意就此遭受毁灭性打击,但对于更多的学生而言,那种感情更加复杂而难以解释,“我们在学校里看见的是绿树成荫,听课、自习,过着安静的生活;但穿过西大门却能让我闻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味道,它代表着一种调整,也代表一种活力。”来自管理学院的江莹说。

许多人的记忆中,每个高校的周边总会有这样的“吃喝玩乐”一条街。一些风景优美的大学,如厦大周边,甚至还成为著名的旅游目的地。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升级和人们消费水平的提升,高校周边的街区配套也在不断升级中。

图片 1昨日傍晚,苏祥林、王帅、王聪(从左至右)装束整齐开始营业

“曾经,去‘主堕落街’是我的‘目的’,西小门到地大这段必经之地是一个‘过程’。渐渐的,这个‘过程’变成了‘目的’”。接受采访时,人文学院研究生刘茜这样说道。
2004年9月,和许多背井离乡的大一新生一样,刘茜对校园的充满好奇。社团、学习生活充实、愉快,但和高中时代憧憬的大学生活相比,她觉得差了点什么。刘茜是个内敛的女孩,却并不排斥偶尔的“堕落”,第一次和同学走在小西门外曲折的小路上时,她内心有种踏实感,归属感。
堕落街给她的不尽是踏实感。一个雨天,她经过堕落街路口,转身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把手伸到她的包里,手机已经拿出来一半,她大喝一声,男子礼貌地把手机放回去,若无其事地走开了。后来她的几个同学在那个路段也丢过东西。谈起这件事,刘茜更多的是庆幸自己的好运。
“第一次去堕落街是我们班一个同学过生日,他请我们去唱歌,那是我第一次在KTV唱歌,歌名是《一生有你》”之后的4年,王帅的歌差不多都是在这条街上的KTV里唱的。
和许多我校学子一样,白天王帅忙于应付繁重的学业,和社团生活。到了晚上,西街就成了社团聚餐、同学生日、偶尔的消遣的好去处。毕业已经2年王帅对过去仍然记忆犹新:为了吃西门外第一家小店里买的热干面,早早起床排队;一群人晚上包一个小旅馆的房间,不睡觉围在电视机前看球赛喝啤酒。
06、07、08;大一、大二、大三。伴随着岁月消逝;学生的成长。现在的西街逐渐显得力不从心。大学生更愿意将双休的时间用在寝室里上网而不是出去散心、喝茶。加之近年来光谷步行街的兴起,校园内部娱乐设施的完善,也给与了“堕落街”巨大的冲击。

“我们过去卖葱油饼啊,因为西园以前是食堂;当时做的鸡蛋汤是免费的,学生就爱喝,喝汤就要吃饼嘛,所以生意就火起来了,”张老板的与其中透着一丝回顾往昔带来的得意,“西大门封了不久西园的格局也改了,我们卖饼的主要‘客户’就流失了。”

现在开在岳麓山登高路的“帅哥烧饼”店当年就是在“堕落街”出的名。店主的父亲包叔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他们在堕落街开店租金收得最贵的时候,10平方米的小店月租大约为3000元,即月租约为300元每平米。后来在临近拆街的那两年,改成收摊位费,也就是800元每月的摊位。

时评:研究生收费改革的“鲇鱼效应”

10月13日中午,距西小门最近的面馆被拆的第五天。
西小门口那间4层高黄色农民房只剩下一个框架,楼下的4家门面已在上个星期搬走,店里几十平方空间里只有油污能让人联想到几天前卖早点的模样。
店外堆着饭盒、塑料袋、砖头……虽然现在已看不到施工时的喧嚣景象,经过废墟的同学仍下意识的加快脚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西小门外诸多墙面上逐渐覆盖了“拆”字,随着曲折延绵的小路,一直侵蚀到地质大学门口。这里的店铺、建筑、小路,即将转化为地质大学的一部分。
“9月20号拆”、“明年3月拆”……此前白云上关于西门拆除的说法层出不穷,直到10月9日西街第一家店被“掏空”时,“‘堕落街’正在消逝”的气氛真正弥漫开来,而这种气氛,牵动了很多人的感情。

“左边的腾达电脑和华中通讯就是原来的天天酒店,‘水晶之恋’奶茶店和兰州牛肉面馆过去就是租碟子的地方,还有‘百变女生’以前是个录像厅……”新闻学院的王同学高中就是在华工附中念的,那时他已“混迹”于此;他带记者走在老老的西街上,边走边讲那些店铺的“沿革”,诸如“录像厅”这样的名词已经让人觉得有些陌生了,还有很多具体的事物已经慢慢从王同学和我们的记忆中消逝;但对于他来讲,过去奔出西大门不仅仅是获得了自由的借口,那种感觉难以言喻,而现在的西街带给他的感觉亦多了一丝复杂,“P4网吧也改名叫豪杰了,呵呵。”图片 2

另据调查,同为河西区域的天马公寓、后湖的餐饮和商业片区的租金目前大约为每月200多元每平米。

苏祥林:陆步轩是谁啊?(记者刚一提北大,他立即反应过来)哦,那个卖猪肉的北大才子!

图片 3

“这件事是政府决定的,后勤当时没有怎么插手,”后勤集团现在的副总经理季先生答复道,“当时是非典时期,作这个决定主要也是考虑到学生的健康和安全。”以上是对待该问题的所有答复,然而对于西大门是否会重新开放,后勤则没有更多的细节可以透露。

高校周边店铺租金上涨

cchaoq:在专业上多下下工夫,珍惜在学校里学习的时间吧!

开学前几周,新闻学院的小彭同学和室友隔三差五就坐校车到西边,在堕落街抢购廉价商品。“堕落街马上就要拆了,很多商家将商品低价抛售,原本打3折的二手书,2折可以买到,小衬衣之类的服装30多元都有人卖。”几周前,小彭气喘吁吁的买回袜子、衣服、甚至冬天用的毛衣链,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便宜。
10月12日晚八点,西门外依旧喧嚣,路南边的蛋糕店生意红火,来来往往买蛋糕的人似乎比往常还要多。与往常不同的是多了建筑施工的噪声。四天前西门外路北边的那幢楼已经开始拆迁,一楼的三个个店铺已经破败不堪、空空如也。
10月13日记者路过时,晶晶书店的黄老板正向一个男生递烟。他在武汉工程大学谈好一家门面,近期内准备搬过去,继续开书店。他和这街上人都很熟,也知道许多官方的说法。比如西小门周边4年前就被地质大学买去了;前不久有一个地大教授过来买书,告诉他地质大学要在这里建教师公寓。黄老板的说法也得到了当地彭王村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证实。
10月13日中午,2个大一新生站在百景园校车点,望着西门外那栋空空如也的建筑,他们眼神里显出茫然。

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西大门的封闭带来了怎样的争议和不满,那块高墙已经树立了四年有余;然而学生的闲暇生活仍然在继续,西门外的群落依然在寻找他们的生存空间,西大门和它周边曾经的一切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很多。

高校经济

网友观点

2003年老西门被封,当时流传着很多说法。我校一些老校友认为,西门太乱,学校怕影响学生学习,封掉了大门;也有一种传言是西大门外过去是村庄,学校为防止闲杂人等混入学校,才加上这样层屏障。学校的普遍说法是考虑到03年非典时期特殊状况才封掉了老西门。
在许多学子看来,老西门被封意味着“堕落街”完了,然而后来的情况表明,它发展的更大了。
2008年9月23日上午,天气闷热。黄老板的书店在出西门的第一个路口处,他很早就把书目整理清楚,然后将小板凳搬到店门口,下午之前,他都可以和对面书店老板闲谈。对他而言,西街什么时候拆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这条街早晚是要拆,因为校门口那栋农民房的居民已经走光了,而那栋建筑离自己的店面不到20米。
他5年前来到西小门周边做生意,起初是卖包子,后来经营学生用的参考书。在他的记忆里,老西门被封之前,西小门外这条街两边大多是居民楼,唯一的经营场所是一家面馆。他很想在老西门外租一个门面,因为学生都习惯从老西门进入“堕落街”,可是那里一店难求。
“这里的门面,从03年老西门被封开始多的。”为了到达真正的“堕落街”,学生必须经过西小门到地大的一段路,这种变化当然被敏锐的商家嗅到,很快,学习用品店、服装店、小吃店如雨后春笋般在西小门周边出现。
西小门周边的店铺很少能做满一年,有的服装店甚至卖完一个季度的衣服就匆匆转让,其中的缘由用本色服装店张老板的话说就是“华工的学生想买好的,有用的,可是没钱,难应付。”图片 4
图片 5

现在的西大门,只剩下一堵高高的铁墙。

9月18日中午,韶山南路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旁,经由开发商整体开发建设和包装的“橙子街”一派繁荣景象。各种快餐、小吃、服装、饰品店云集于此,“肯德基”也在此设点。

华商报:听说过陆步轩吗?

针对我校学习氛围重的特点,旧书店逐渐崭露头角。书大多是盗版或者二手的,价格便宜,完全符合“好的”、“有用的”、“便宜”三个标准。3年前,黄老板一天能卖出上百本旧书。只要顾客表明需要什么书,店里有的她都能精确的找出,长期以往形成了稳定的顾客群,直到现在,不少老顾客生偶尔会给他送来校园里便宜、美味的饭菜。

现在读研一的同学应该还对西街曾经的泥泞不堪记忆犹新,经过2002年的维修,情况比过去好了些许;西街某种程度上也“充实”了不少,电子耗材、娱乐饮食、各色小店林林总总地取代了以前众多零散的小摊,而健在的小摊上内容也更丰富了,比如以前的西街上闻所未闻的“美甲摊”;取代了西大门通道地位的西小门周边同样经历变化,窄窄的通道两旁挤攘着店铺和细密的人流,很多大学生在这里开辟事业的小天地,吸引着不同的人连续不断地穿行于此,在校园中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景线。四年过去了,“堕落街”在新一代华科学子的口中逐渐取代了“西门外”。

“基本上就是高校屌丝们的天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湖大学生说。密集的大学生们,为这条自发形成的商业街提供了最充裕的人流。

华商报:毕业的时候,如果生意还好,怎么和专业进行取舍?

不可磨灭的记忆

过去卖葱油饼的“幸存者”张老板已经改做炒面了。“我的炒面味道好、分量足,价格又便宜,学生现在还是很青睐。”

“28一份的香辣蟹还有吗?一块五的粉还有吗?5毛一杆的桌球还有吗?没有,没有你叫什么堕落街。”网友快刀浪子在“潇湘晨报晨地产”的微信上留言。

小胡子女人:研究生和烤鱿鱼不都是生活经历嘛,哪个不都是一辈子的事,有什么不妥?

西街的背影

以前的西大门,说它代表着破落也好,或者说它意味着混乱也好,由它积淀下来的某种情绪却成为老华工人心中无法了却的内容。那里曾经是华工人的另一片乐土,是华工的绿树成荫与门外纷繁世界奇特的交流,它意味着校园内一种不多见的生活方式和情绪;直到四年前,西大门被封,这种情绪突然间被隔断。

商业地产

相关链接:

图片 6

西大门,一切可好?

“对于正常经营户而言,文化创意街区的月租为每平方米200元比较合适。”易建国说。“这个地方的人群消费能力以大学生为主,同时带有一定旅游功能。实际上大学生消费能力是有限的。”

由于忙着准备晚上的生意,记者只能在他们忙碌的间歇与他们聊聊。

面对西大门的改变,我们所有人也都悄悄改变着,改变习惯、改变经营、改变路线,寻找一些新的突破口,继续快乐地生活;我们也许不会再计较回到西街所绕的弯路,也不会再强求大门重开;老华工人把一份对西大门的情愫与思绪留藏在心底,而我们,带着这点零散的记忆走上新的小路。

商业地产价格的快速飙涨,正在构成“快刀浪子”这样的网友们对于“堕落街归来”的怀疑。

华商报:你们开店,老师同学知道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