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术中见心脏中等增大,患儿自入院以来

患儿,男性,4.5岁,因自幼易患上呼吸道感染,查体发现心脏杂音四年,活动后紫绀3年入院。患儿于出生后3个月因上呼吸道感染,查体发现心脏杂音,此后患儿易患上呼吸道感染,每年约十余次,一岁以后患儿出现活动耐力明显低于同龄儿,且有活动后紫绀,偶有晨起后面部浮肿。患儿平时行走约四、五十米后就出现紫绀,胸闷。入院后心脏彩超示:部分型房室通道畸形,重度肺动脉高压。经积极术前准备及科内讨论后,制定了具体的手术方案。2006年12月28日在体外循环心脏跳动下实施二尖瓣成形修复、自体心包补片修补房间隔原发孔缺损。术后患儿恢复顺利,复查心脏彩超房间隔无残余分流,二尖瓣无返流,术后8天康复出院。部分性房室通道畸形是一种较常见的复杂心脏畸形,病情进展较快,既往手术都是在心脏停跳下手术。心脏跳动下实施手术避免了心肌的缺血损伤,有利于术后病人的恢复,对心脏功能差的危重患者更有意义。

入院后查体,患儿生命体征平稳,发育偏差,营养中等,胸骨左缘第三肋间可触及轻度震颤,听诊在胸骨左缘第三、四肋间可闻及收缩期喷射性杂音,肺动脉瓣第2心音无亢进及分裂。腹平软,肝脾未触及,全腹无压痛,心电检查,左室肥厚。

女性,3岁6个月岁,无查体发现心脏杂音2年余,咳嗽、咳痰5天。患儿于2年前查体发现心脏杂音,无心慌、胸闷,无喜蹲踞现象,无紫绀,无咳嗽、咳痰,无腹胀、腹痛,平素易患上吸道感染。曾行心脏彩超示: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当时未特殊治疗。患儿于5天前受凉后出现咳嗽、咳黄色粘液痰,无发热、寒战,无头痛、头晕,无恶心、呕吐,曾在当地卫生院输液治疗,效果欠佳,为求进一步治疗来我院就诊,门诊以“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收入院,患儿自入院以来,饮食、睡眠一般,大小便正常,体重无明显改变。平素身体健康状况一般,无传染病史,无

4、法洛氏四联症:此型较重,常在婴儿时期即出现口唇、指、趾端紫绀、气急、呼吸困难、发育迟缓、指、趾因缺氧而呈鼓槌状。一般在5~15岁进行手术治疗较为理想,但手术成功率不高。

病例二:患者为3岁的女孩,在当地医院彩超诊断为窗型的PDA,约1CM左右,同时合并二尖瓣的中重度反流,遂至我院就诊;我院彩超诊断同当地略有不同:一是PDA的类型为管型,二是二尖瓣的反流为轻-中度、瓣环扩张明显同时合并肺动脉高压。结合患儿心脏杂音较明显、彩超提示PDA左向右分流流速较快,我们估测患儿肺动脉高压并不严重,同时考虑到患者二尖瓣返流较重、瓣环扩张明显,我们决定采用胸骨正中切口、体外下行PDA结扎以及二尖瓣成形术。首先,在体外循环建立前,我们仔细分离并找到PDA、防止双股、双道10号丝线、在控制左、右肺动脉血流后,开始行体外循环转流,首先结扎PDA、在心脏停跳下,打开肺动脉总干,找到PDA开口,再用一块自体心包补片关闭PDA开口,从而保证PDA不会发生残余分流;然后再探查二尖瓣行二尖瓣环缩术,使得二尖瓣返流由术前的轻中度反流变为轻度反流,手术顺利,术后患儿恢复良好。

1997年以来,附院胸心外科常规开展体外循环心脏非停跳直视手术,为众多患房缺、室缺、肺动脉瓣病变等简单畸形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胸部X线检查,左右心室增大,左室为主,肺血增多,为二尖瓣型心影,综合上诉症状及体征,明确诊断为先心病、室间隔缺损,经术前充分准备,后于2003年3月21日在全麻体外循环下行心脏直视、室间隔修补术,术中见心脏中等增大,肺主动肺增粗,主动脉与肺动脉之比为1:2,右室前壁偏高,可触及震颤,淤嵴部找到室缺,直径为0.8cm,探查无其他畸形,术中决定心脏停跳修补室缺,缝合三针,术中心脏自动复跳,术后由呼吸机辅助呼吸3小时后,恢复自主呼吸,平稳过渡返ICU病房监护,给予强心、利尿,预防水电解质紊乱及酸碱失衡等对症治疗,今日术后第三天,无术后并发症发生,患儿生命体征稳定,拔出心包内引流管,返普通病房治疗。

近20多年来由于先进的现代检查技术的发展(如心导管术、心血管造影术、彩色多普勒超声心动图和核素心血管造影等)及低温麻醉、体外循环和心脏外科手术的进展,很多常见的先天性心脏病能得到准确的诊断与根治,部分复杂的心脏畸形也可以进行手术治疗。

图片 1

相关文章